我是油彩的化身 — 陳澄波

油彩•熱情•陳澄波

他曾說:將實物理性地,說明性地描繪出來沒什麼趣味,即使畫得很好也缺乏震撼人心的偉大力量。任純真的感受運筆而行,盡力作畫的感覺更好。